• 週四. 6 月 13th, 2024

【日本高中棒球】成为世界冠军的仙台育英战士们,分享对台湾的回忆和四人之间深厚羁绊

获得U18金牌的选手(左起)仙台育英的高桥煌稀、山田脩也、桥本航河、尾形树人

作为代表日本参加 U18 世界盃(台湾)并赢得冠军的成员,来自仙台育英高中(宫城县)的四名选手,三年级生的山田脩也(内野手)、高桥煌稀(投手)、尾形树人(捕手)和桥本航河(外野手)。他们在去年夏天赢得了东北地区的首个全国冠军,连续两年获得了无法用言语表述的宝贵经验,他们各自热情地分享了在台湾所感受到的事情,以及即将于 10 月 8 日开始的鹿儿岛全国运动会,同时也将是他们的最后一个大赛,还有对于队友们的心情。

去年赢得了东北地区的首个全国冠军,今年又获得了第一个世界冠军,这四位球员连续两年创下历史的纪录。

山田:「日本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在比赛上赢得冠军了,所以这之后我收到许多人的祝贺讯息,我觉得我们完成了一个惊人的成就。」

桥本:「赢得冠军的那个瞬间我还没什麽真实感,当大家联繫我时才实际感受到,真的非常高兴。」

赛后,高桥和尾形回到了他们的家乡登米,也去了自己的国中母学,并发现令人惊讶的事情。

高桥:「碰到的同级生都会直接向我们祝贺,这让我再次感受到赢得冠军的实感,真的是一次非常棒的经历。」

尾形:「从甲子园到日本代表队,报纸上有很多刊登报导,甚至似乎有我们的特别专栏,让我超开心的。」

仙台育英高中的投手_高桥煌稀
仙台育英高中的投手_高桥煌稀

由于在台湾的环境和饮食等方面都和日本不同,似乎对于选手们相当具有挑战性。

尾形:「一走到机场的外面,马上感受到一种独特的气味…但第二天就习惯了。」

桥本:「饭店的食物虽然偏向日式,但调味料放得很重…」

尾形:「当丸田(丸田凑斗.庆应高中)对记者说了类似『没东西吃』的话时,之后就出现寿司捲了。」

山田:「因为是连续不断的比赛,所以只有在比赛前才能进行练习,也只能在一个小型室内练习场进行打击练习就结束了。」

在所有比赛中都戴着口罩的尾形表示,在与台湾的决赛中,他感受到了国际比赛独有的节奏和氛围。

尾形:「一垒教练(根据球种)做了各式各样的手势,所以我在比赛中与前田(前田悠伍.大坂桐荫高中)讨论后改变了暗号手势,我想那应该是有效的。」

仙台育英高中的捕手_尾形树人
仙台育英高中的捕手_尾形树人

克服了 10 天 9 场比赛等密集的赛程并赢得冠军,也加深了与队友间的羁绊。

高桥:「我让每个人都在球上签名,我会好好珍惜那颗球的。」

尾形:「我让特别要好的队友在我的帽子上签名。」

山田:「我把冠军奖牌摆在甲子园优胜和亚军奖牌的中间。」

当他们从台湾回到仙台时,有被各自询问了他们想做的事情,不知是否实现了呢?

尾形:「(关于想吃日式料理的话题)我在回程的新干线上跟父母说我想吃饺子和汉堡,他们就特地去买给我,我回到宿舍后马上就吃了。」

高桥:「(关于理发的话题)回到日本后週末也回了老家,然后我马上就去剪头发了。」

桥本:「(关于想好好休息的话题)有一次我休息了一整天,那天我还睡到中午过后。」

山形:「(关于想睡在自己的床上的话题)我睡了超久的觉,自己的床果然才是最棒的!」

共同获得日本国内和世界冠军的四位球员,我们也询问了他们在高中入学时对彼此的第一印象。

桥本:「我印象中在一开始的红白战,尾形是个可以左右开弓的打者。」

尾形:「左打或右打我都尝试过,但看到田中(田中优飞.投手)的球时觉得这样下去不行,所以约在一週内就改成专攻左打。桥本他一开始头发很短,让我觉得他很有干劲呢。」

桥本:「我剪了大约只有 3 毫米长的发型,结果发现其他人的头发都很长,害我有点焦虑(笑)。」

高桥:「我想我和桥本应该是因为一起在宿舍里吃枫叶馒头的关係,感情才变好的(註:桥本是广岛县出生,枫叶馒头是广岛的知名伴手礼)。」

山田:「我一开始没有考虑要主动开口或和人交谈,我记得跟桥本或是高桥都几乎没怎麽说过话。」

尾形:「我一直感觉他是个安静内敛的人,但成为队长后就不一样了。」

山田:「我们在去年夏天赢得甲子园冠军后,有许多媒体来採访,我变得有很多与须江教练或其他人交谈的机会,所以我有感觉自己的沟通能力渐渐变好了。」

这三年来的甘苦,只有一同经历的他们才懂,也只有他们的队友才能互相了解彼此的「第一」是什麽。

尾形:「如果讲到睡觉我是不会输的,他们常说我睡着之前都有正常的在聊天,但我完全没有记忆。」

桥本:「我是有时会稍微觉得有点想睡,结果闭一下眼后就这样睡着了。」

山田:「远征的时候,我会躺在饭店的地板上边滚边说「好累喔」,然后几分钟后就睡着了。桥本是我们宿舍生里,房间可以说是最乾淨的。」

桥本:「地板上如果有东西会让我心情不好,我会想把架子上的物品排列整齐,并将包裹等物品面尽量朝向自己看得见为止。高桥就很随性,有时候吃饭时间他都是最后一刻才出现。」

尾形:「桥本就像是看护一样,都会去叫他。」

高桥:「(桥本)感觉就像妈妈一样(笑)。我知道我动作很慢但就是改不了,如果觉得练习量不足就会感到很不安,直到做完为止。」

仙台育英高中的外野手_桥本航河
仙台育英高中的外野手_桥本航河

山田:「…(问其他三个人)那我有什麽特点吗?」

尾形:「你比较安静,即使在代表队也是这样,在教室时也很安静。」

桥本:「你很少从宿舍出来耶,常常一直待在床上。」

山田:「因为动一下就会瘦阿,这是很严重的问题耶,我只有洗衣服和吃饭的时候才会在宿舍里移动,但一旦去打棒球,就会像打开开关一样一直动。」

仙台育英高中的内野手_山田脩也
仙台育英高中的内野手_山田脩也

在鹿儿岛全国运动会后,每个人都将走上不同的新道路,山田在本週会提交职业棒球选手志愿书,而其他三人则打算升上就读关东的大学。

山田:「(在职棒中)我不认为自己是一个脱颖而出的存在,所以我希望在履行所给予的角色的同时,成为可以代表棒球界的选手。」

高桥:「我认为世界上有各式各样的人,但我希望能保持自己的坚持,不受周围环境的影响,坚持自己的训练方式。」

桥本:「我希望在不改变现有的打击风格的情况下,努力塑造自己的体魄,并持续进行四年的棒球生涯。」

尾形:「与大学生比赛后(註:在告别赛中对阵大学日本代表队),我设下了想要加入那个队伍的目标,在大学时,我也希望能披上国旗并做出贡献。」

怀抱在高中三年中获得的宝贵经验,每个人都带着自己的信念,朝着下一个舞台展翅高飞。

By edward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